傅向升:启动“双循环”加速键

  被称为“柴油车的天堂”的韩国物流车、公交车的车用尿素燃料面临断货。起因是2021年10月起,作为全球尿素产品的主要供应国,中国对车用尿素专用原料实行出口管制。最终,韩国政府和企业共同努力,从中国进口了1.87万吨车用尿素,另外从澳大利亚、越南等国也购买了一些车用尿素,解了燃眉之急。

  韩国车用尿素危机,给我们带来的启示深刻。像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能源供给一旦出现问题,恐怕不都是短期内能够轻易解决的。

  百年变局,格局重塑。石化大国,做强做优。能源新时代呼唤石化行业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为此,专访了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傅向升。

微信图片_20220113093522.jpg

  面对重大战略部署,有基础有底气

  问:您认为,应该怎样认识构建“双循环”发展格局的重要性?

  傅向升:一方面,构建新发展格局是党中央立足新发展阶段做出的重大战略部署,也是大国经济的重要特征和我国从经济大国迈向经济强国的重要阶段和重要途径。构建了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我们面对外部环境变化带来的新矛盾、新挑战,就可以不惧任何世界风云变幻,在发展的过程中就可以确保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就不会因为外部因素造成经济的大起大落,就不会在关键领域受制于人。我国石化产业正处于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正处于由石化大国向石化强国跨越的关键期,尤其是基础化学品产能过剩严重、高端新材料和功能化学品结构性矛盾突出,要求我们必须贯彻落实党中央的部署,加快构建内外“双循环”畅通的新发展格局。

  另一方面,构建新发展格局是统筹安全发展做出的新部署。“十四五”规划特别强调“必须增强忧患意识、坚持底线思维,随时准备应对更加复杂困难的局面。”最重要的是防止宏观经济的大起大落,还要确保粮食、能源、重要资源的供给安全,确保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和安全。近年来,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国际经济循环格局发生深度调整。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流行不仅加剧了逆全球化趋势,而且严重冲击了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稳定,导致了产业链受损、有的发生了供应链局部断裂。一些依靠国外产业链、供应链的企业和跨国公司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这些情况警示我们:“大进大出”的环境条件已经发生变化,过去“两头在外”的发展思路和模式已经不可持续,应当尽快建立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构建“双循环”发展格局,是把握未来发展主动权的战略性布局,是新阶段确保安全发展的重大历史任务。

  问:在您看来,我国石化行业构建新发展格局具有怎样的基础?

  傅向升:完备的工业体系和市场与潜力,是我国石化行业实现国内大循环的基础和底气。

  首先,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经济总量超过100万亿元,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城镇化率高于60%,中等收入群体超过4亿人,有1.7亿多受过高等教育或拥有各种专业技能的人才,有着大国经济纵深广阔的优势,具备实现国内大循环为主体、促进内外“双循环”的雄厚物质基础和诸多有利条件。

  其次,我国拥有最完备的工业体系和完整的产业链,被认为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这样完整的工业体系是国民经济强有力的支撑,对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意义重大。我国石化产业已形成从石油天然气勘探开采、炼油、基础化学品、合成材料到精细化学品的完整的、全产业链的石化产业体系,很多跨国公司感受到我国石化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性和保障能力。正因为如此,巴斯夫、埃克森美孚、利安德巴塞尔、沙特阿美等跨国公司都积极在中国布局新的基地,朗盛、赢创、科莱恩、罗姆等都在中国建设新的研发中心。

  再次,我国的消费市场潜力巨大。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不仅可以养活完整的产业链,而且在爆发国际冲突时具备高度的经济安全性。有研究预测,中国14亿人口巨大潜力的释放,未来5年新增进口商品总额将超过10万亿美元。波音公司曾预测中国未来20年需要客机7700架,市场总价值1.2万亿美元,预期宽体客机需求量1620架。加上中国正在试飞的C919和正在研发CR929,量产以后将对化工新材料市场形成巨大的需求动力。

  我国主要石化产品的市场消费量更加惊人。2020年,乙烯消费量占全球总消费量的20.4%;丙烯占全球总消费量的35.9%;聚乙烯占全球总消费量的35.3%;聚丙烯占全球总消费量的40.7%;PX占全球总消费量的70.6%;PTA占全球总消费量的61%;乙二醇占全球总消费量的62.5%,甲醇占全球总消费量的73.5%;己内酰胺占全球总消费量的65.6%。可以说,像中国这样的消费市场在世界其他地方是找不到的。这是我国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新发展格局的底气所在。

微信图片_20220113093528.jpg

  突出主要矛盾,强化创新补链强链

  问: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期间出现部分原料和产品断供,凸显了石化行业完善产业链、供应链的重要性。在您看来,如何做好上述方面的工作,促进“双循环”发展格局的构建?

  傅向升:这需要我国石化行业突出主要矛盾,加快石化产品供给侧高端化。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新世纪以来,我国石化产业的产能快速增加、规模持续扩大,当前大多石化产品呈现出产能过剩、供应过剩的状况。但是,高端石化产品有效供给能力不足、供给侧不能有效畅通,成为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新发展格局的堵点和瓶颈制约。有些高端石化产品受技术制约长期依赖进口;有些石化产品受产业化规模限制,质量稳定性难以满足下游客户连续稳定的要求而不得不寻求进口。上述现状严重制约着石化领域国内大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构建。尤其是在合成树脂、合成橡胶、专用化学品等高端领域,有的产品长期年进口量大、对外依存度高。

  因此,突出主要矛盾,加快石化产品供给侧的高端化、精细化,加快石化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提升高端石化产品的供给能力,增强石化产品供给体系的韧性,是当前畅通经济循环的最主要任务。

  问:您认为,科技创新能在构建“双循环”发展格局中发挥怎样的作用?

  傅向升:我国石化行业要突出科技自立自强的关键作用,强化创新补链强链。科技自立自强,是畅通国内大循环、塑造在国际大循环中主动地位的关键。

  首先,强化创新,加快传统产业的技术升级和结构优化,加快传统产业新旧动能转换和产品的高端化、差异化和精细化。近年来的事实告诉我们:科技自立自强正在成为决定我国生存和发展的基础能力。如果科技不能自立自强、存在很多“卡脖子”的问题,我们就会处处受制于人。一旦遇有风吹草动我们就可能陷入被动,在国际竞争中我们就没有底气。如果科技不能自立自强、存在很多“卡脖子”的问题,我们就很难确保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安全,我们就只能乖乖地在产业链的低端、长期牺牲宝贵的资源和廉价的劳动力,做世界的“廉价工厂”。现实警醒我们:要畅通国内大循环和国内国际“双循环”,首先要做到科技自立自强,充分发挥科技创新的关键作用。

  其次,强化创新,进一步拓展和延展消费端,即拓展石化产品新的应用市场和应用领域。一方面,面向国家重大项目和重点工程,增强石化产业为高端制造业和战略新兴产业配套的能力和保障作用,如新能源汽车用新材料、光伏和风电等用的膜材料、风电大型客机等用的高性能复合材料以及医疗用材料和高纯试剂,等等。在这些高端领域,我们的很多产品难以满足要求,有待于我们去创新,通过创新提升质量、补链强链去满足市场所需。另一方面,是与人们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下游产品。根据国务院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2020年,我国新出生人口为1200万人,65岁及以上人口超过1.9亿人。我国新出生人口相当于半个澳大利亚、比比利时全国人口还要多50多万,65岁及以上人口是德国人口总数的2.3倍、相当于英国或法国的2.88倍。这样的消费群体,每年仅消费高吸水性树脂的量是何等之巨啊!所以,很多产品需要我们去创新,等待我们提高产品质量、提升应用舒适性和拓展新的市场与应用领域。

  再次,突出重点做好创新。立足国内大循环为主体,面向国内国际“双循环”的畅通,以提升石化产品的供给能力和拓展新的应用市场为目标,以补链强链延链为主要措施,重点组织开展“卡脖子”技术和“补短板”技术的科技攻关。在围绕新型催化技术、高性能膜材料技术、高性能阻燃材料等组织重点研发项目的同时做好石化产业相关产业链供应链重点关键材料的能力储备,并通过创新平台建设、技术创新示范企业认定等工作,大力提升企业技术创新的能力和水平,把创新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的关键作用和潜力发挥出来。

微信图片_20220113093533.jpg

  深化全方位开放,“走出去”引进来

  问:在您看来,构建新发展格局为什么不仅要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而且要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

  傅向升: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要深化全方位开放。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构建新发展格局是开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不是封闭的国内单循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绝不是关起门来封闭运行,而是通过发挥内需潜力,使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联通,我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我们构建的新发展格局不是自我封闭、自给自足,更不可能是什么都自己做,放弃国际分工与合作。我们要构建的是坚持开放合作的“双循环”,更加紧密地同世界经济畅通互动,推动“双循环”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对外开放。

  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的商务环境在持续改善,根据世界银行的评估,2017年中国现代商务环境位于第78位,2018年提升到第46位,2019和2020年都位于第31位。我国的目标是“十四五”末争取这一排名进入世界前20位。

  我国石化产业要深化合作、以更加开放促新发展格局的形成。一方面,要以开放促改革,主要通过深化改革与开放扫除国内大循环和国内国际“双循环”畅通的制度、观念和利益羁绊,破除国内大循环和国内国际“双循环”畅通的体制机制障碍,形成高效规范、公平竞争、更加开放的国内大市场,形成市场化、法制化和国际化的营商环境。另一方面,以开放促互鉴,深化合作、相互借鉴、互利互惠,这是改革开放很重要的内容。邓小平同志1978年在全国科学大会上讲:任何一个民族、一个国家,都要学习别的民族、别的国家的长处,即使我们的科学技术赶上了世界先进水平,也还要学习人家的长处。

  我国石化产业贯彻中央的决策部署,立足国家和石化行业的实际,面向全方位开放的视野,在做实国内大循环的基础上,既要强化与RCEP协议的对接,也要与“一带一路”平台连通,还要畅通全方位的合作共赢。在全方位开放合作中,既要充分考虑我国油气资源对外依存度高,立足各国资源禀赋和经济互补性,也要充分发挥我国炼油、基础化工、聚酯等领域规模效益突出、整体技术水平高、工程勘探设计施工及其装备制造能力强的优势,开展全方位合作、互惠共赢。

  我们要立足石化产业的特点和自身优势,既开展煤炭、油气、金属矿产等与传统能源相关的合作开发,又积极推动在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以及海水淡化、环保产业等新兴领域的深入合作。当然,还要积极探索在新材料、生物技术、新一代信息技术等战略新兴领域的合作与创新,促进科技人员的交流,开展共性技术的合作创新和联合技术攻关。

  问:中国石化联合会在构建石化行业国际产能合作平台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您看来,在构建“双循环”发展格局中,中国石化联合会将发挥怎样的作用?

  傅向升:近年来,我国石化产业和很多石化企业“走出去”和“引进来”,全方位交流与合作取得了良好的成效。

  中国石化联合会与世界和很多国家的行业组织、主要跨国公司建立了良好的交流、合作与互动机制。在构建新发展格局过程中,我们要继续深化与国际化工协会联合会、世界塑料理事会、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国际化学品制造商协会、终止塑料垃圾联盟等国际组织以及欧洲、日本、美国、德国、韩国等各国化工理事会和化工协会的交流与合作,并随着新发展格局的建立不断拓展合作的广度和深度。

  未来,我们要由过去的项目合作、经贸合作、技术交流、经验分享等向共同的理念、共同的行动升华,在应对气候变化、终止塑料废弃物污染、责任关怀、可持续发展等方面达成共识并形成一致行动,在务实合作中为共创人类美好未来做出石化产业新的贡献。

来源:中国石油石化 

相关推荐

三部门:2025年环保装备制造业产值力争达到1.3万亿元。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科学技术部、生态环境部等三部门联合印发《环保装备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2022—2025年)》,提出到2025年,环保装备制造业产值力争达到1.3万亿元。

2022-01-21     中化新网

2021年度绿色制造名单公布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了2021年度绿色制造名单。其中,其中,绿色工厂662家、绿色设计产品989种、绿色工业园区52家、绿色供应链管理企业107家。

2022-01-21     中化新网

常怀春:“红海之王”的领头人

  他聚焦聚力于精强主业这一目标不偏离,坚持市场引领、创新驱动、项目带动、精准投资,通过技改提升、优化存量,着眼高端发展、扩大增量。

2022-01-21     中国化工报

要善学、善思、善行   

  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胜利落下帷幕,认真做好六中全会精神的学习贯彻是当前一个时期最重要的政治任务。作为一名国有企业党员领导干部,要把六中全会精神学习好、领会好、贯彻好,坚持做到学思践悟、学通弄懂、学以...

2022-01-21     中国化工报

国家发改委力保能源供应

  中化新网讯在1月18日国家发改委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局长李云卿在介绍能源保供情况时谈到,当前全国能源供应总体平稳,但供需形势及国际市场环境仍然较为复杂。针对能源保供面临的...

2022-01-21     中国化工报

行业党史学习教育总结大会召开

  1月19日,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行业史党课教育暨党史学习总结大会在北京举行。

2022-01-21     中国化工报